追蹤
奧斯曼 納格西班地 蘇非教團
關於部落格
~求主賜你平安~
歡迎光臨奧斯曼• 納格西班地• 哈卡尼 蘇非道場。
希望你能從我的部落格裡找到那條過往心靈安樂的道路。
~~Halim
  • 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在阿拉的面只有一個宗教

在阿拉的面只有一個宗教 導師Abdul Kerim al-Hakkani al-Kibrisi的主麻演講 星期五 11 Zil-Qadah, 1430/ 十月 30, 2009 奧斯曼納格西班地道場, Siddiki Center, New York Auzu billahi min-ash sheytanir rajim BismillahirRahmanirRahim Medet Ya Seyyidi Sultanul Awliya, Medet. Alhamdulillah, alhamdulillah, alhamdulillah. Astaghfirullah, astaghfirullah, astaghfirullah al-azim wa atubu ilaih. Inna ad-dina indallah-ul Islam. 在你的主的面前只有一個宗教,那就是伊斯蘭。阿拉對我們說:「不要帶其他的宗教來到我的面前。你會失敗的。我所接受唯一的宗教就是伊斯蘭。我所接受唯一的天經是可蘭經。我所接受唯一與最後的先知是穆罕默德(願阿拉賜他平安)。」 21世紀的人類讀很多的書,他們有這麼多的電腦,他們建立這些電腦,這麼多的科技,但他們被這些科技掩埋著。他們沉淪在這些科技中。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對他們是好的,什麼對他們是不好的。他們急速的追求幻影與錯覺,與許多錯誤的想法。阿拉對我們說:「伊斯蘭。」伊斯蘭是開放的。你不能把任何東西放在角落。所有的東西都是公開的。祂派了12萬4千名先知,而所有的先知都來呼喚他們的民族到伊斯蘭,到阿拉那裡去,「La ilaha illallah」這是伊斯蘭。說「使你自己服從你唯一的真主。沒有其他的主。他沒有伴。」 在這些先知呼喚他們的民族的時代裡。有些人相信了,有些人沒相信。有許多的先知在世時,沒有一個人相信他們。但這一點都沒改變真理。那些來傳達信息的先知們現在有得到庇護,那些不服從的人現在正在受苦。他們在墳墓裡手受苦著。審判日之後會有更多苦難降臨在人類身上。這是自我站立著的結果,這是人為他自己所準備的。 自我一直都在說:「我,只有我。不管你說什麼,我都不在乎。這是自我所說的。男女都一樣,說::「我說的算。我是穆斯林,但我會去做我的自我喜歡的。」那時候你就不是穆斯林。你失去伊斯蘭。伊斯蘭是要你去服從你的主,服從祂的命令,服從他的先知,服從那些有被正確引導的領導人。如果你不是服從他們,你就是在遵從你的自我的命令。所以你是你的自我的僕人。那時候你可以做任何的形式。你可以像佛教徒一樣坐禪,你可以像基督徒一樣去教堂,或像猶太人一周去猶太教堂一次,或像穆斯林去主麻,或有時候去清真寺一下,但你是在追隨你的自我。就這麼簡單。你不是在遵守阿拉的命令,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是阿拉的命令。你是依據你的自我來行事的。 現在21世紀的人類從普通人到弟子們到導師們嘴裡都含著一根煙。他們在抽煙。這是什麼?如果一個人無法控制自己不抽煙,如果他不能停止他的自我去抽煙,那他要怎麼驅使他的自我去服從阿拉其他該做與不該做的命令呢?不可能。對你與你的社區與你的民族,在經濟與每個層面上最不好的東西就是香煙。你不能停止你自己去做那個錯誤的動作。你要如何停止你自己不陷入撒旦所有的詭計與陷阱呢? 是的,今天伊斯蘭的名字還在,可蘭經的外貌還在,清真寺的外形還在,但是信者在那裡?我們在尋求著。他們在那裡?他們在隱藏著。他們把自己拉到角落去。偽信者,愚人,無知者,撒旦的工人到處都是。這是一定要發生的事。這是神聖先知所說的:「給予光明的人會把他們自己拉到角落去。所以你看不到光。那些尋求光明的人會去追求,會找到那些給予光明的人。但那些不喜歡伊斯蘭之光的人們,他們不會在乎。他們就像蝙蝠一樣。當他們一看到光明就感到難受。」 自從1920年代撒旦已經改變伊斯蘭裡的許多標誌。單行道是另一條路。每個人都說:「我找我自己的路。」你要怎麼找到你自己的道路?你要從那裡找?指標指引著那條路但是有人已經改變過那個指示標了。有一次我在塞普路斯開車。我看到一個指示牌展示一條路「Gecitkoy」。所以如果你照著地圖所指示的,走在那條路上,你會抵達那個村莊Gecitkoy。但有個人有一天下車來拿走字母G,E,C而現在指示牌說:「Itkoy」你在地圖上看不到有地方叫Itkoy,是有地方叫Gecitkoy。所以我說也許是錯的方向,我必須要往那邊轉。但是當你仔細看時,你看到有人把這幾個字母拿掉了。意思也完全不同了。Gecitkoy 是讓你通行。Itkoy是狗的村莊。這就它的意義。 各處所有的指示都被撒旦改變了。就像神聖先知所說的:「在末日時代,還存在的只有伊斯蘭的名字。伊斯蘭的外貌會消失。」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。許多愚蠢的人,就像那個Itkoy的例子一樣,宣稱他們知道伊斯蘭,宣稱他們是最好的。有些人宣稱他們是麥海迪,有些人宣稱他們是先知,有些人宣稱他們是黑澤爾,有些人準備要宣稱他們是麥海迪。 阿拉給你才智讓你能思考與觀察。是的,你需要觀察你的導師嗎?當然。你必須要看他的一舉一動。觀察看它是否在伊斯蘭的界線內?是的。不是根據你的自我。 根據伊斯蘭。根據時間與地點。有狼在的地方,你不會手無寸鐵的到處走動。當狼在的時候,你也必須要把槍枝準備好。不管你是弟子還是導師。狼是不會聽話的。當狼準備要攻擊時,你必須要能夠開槍。但今天許多愚蠢的人什麼都不知道。他們連伊斯蘭的基礎都不知道,卻自認他們什麼都知道說:「導師不能做這,導師不這麼講話。」導師可以用任何必要的東西來把他的弟子拉離地獄。他不在乎別人會如何看他。他不在乎俗世的活動。導師是有被神聖先知允許在某個地方工作的人。 就像我所說的,這些蠢蛋不能阻止他們自己抽煙,他們今天跳躍著去找其他跟他們一樣的蠢蛋,想說他們能傷害伊斯蘭,或想說他們能把伊斯蘭變的能讓他們的自我為所欲為。你不能那麼做。他們已經嘗試了一千四百年了。你不能的。不可能。Islam, Inna ad-dina indallah-ul Islam,阿拉所接受的唯一的宗教。伊斯蘭現在看起來是被遮蓋的,但它現在正在上升。當掩蓋一被拿掉時,唯一能再次統治整個世界的是伊斯蘭。對全能的阿拉是非常的簡單,對那些無知的人是很難想像的。。 當蘇丹Mehmet Khan把目標放在伊斯坦堡時,那是非常簡單的,因為他有計畫與目標,他把他的生命放在那說:「伊斯坦堡會取走我的命,或是我會奪取伊斯坦堡。沒有別的路。」他們對他說:「你瘋了嗎?你失去你的理智嗎?你看到這個城市的保護有多嚴密嗎?」他說:「我知道。我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。。但是我看到一個影像。我的劍與力量能到達的地方你們都想像不到。因為你們不知道伊斯蘭。我知道,我會到那裡去的.看著我。」他抵達了。看著我們。我們會取回伊斯坦堡。我們會到羅馬。看。這些認為他們站在伊斯蘭面前對抗伊斯蘭的蠢蛋,只會讓那些為阿拉而行的人的氣勢更高昂與始他們更有精力而已。有一則可蘭經的章節說:「當你對他們說,『你所有的敵人,有聚在一起,他們準備反抗你』那使他們信仰更堅定,而他們說:Hasbinallah wa ni'mal wakeel.阿拉對我是足夠的』」是的。 所以,任何人在今生與來世裡尋求庇護就是伊斯蘭。真正的伊斯蘭。神聖先知所帶來的伊斯蘭。不是許多後來才被放在伊斯蘭裡的虛假之事。不是許多道路被改變過的事。你可以改變所有的路途,但是有眼光的人不再需要指示牌。他不再需要導航系統。他跟著路走。他知道路,是因為有光在他面前。 所以如果你不知道路,你必須要追隨嚮導。你必須要遵守他的命令。你不能跟你的自我與你的腦袋說:「我知道這麼多,我讀了這麼多。」是的,你讀的越多,你會越無知。在這些日子你會越自大。在這些日子裡你會變的越愚蠢。因為這是他們在為你準備的。 有許多不了解這一點伊斯蘭的敵人忙著去結束伊斯蘭。誰是伊斯蘭的敵人?法西思是伊斯蘭的敵人,共產黨是伊斯蘭的敵人,世俗人是伊斯蘭的敵人,女權主義是伊斯蘭的敵人。這些都是伊斯蘭的敵人。我還有更多要說的,但不適合這個主麻地方。我在其他時候說。 Wa min Allahu tawfiq Bihurmatil Habib Bihurmatil Fatiha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